2014世足抽籤

關於部落格
2014世足抽籤
  • 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譯製片的巴洛克時代不可複製

  本報記者 張黎姣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11日10版)   “多少人羡慕邱岳峰們,他們可以‘扮裝’成市井小民或達官貴人,他們出現在電影主人公們命運攸關的時刻;他們時而吶喊,時而低吟,時而高談闊論,時而冷眼旁觀。他們在所飾演的不同時空的各類人物中,出入自由地活了一輩子。”日前,在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我國第一代配音藝術家蘇秀《我的配音生涯(增訂版)》一書的推廣語中,主持人崔永元這樣回憶上海電影譯制廠(以下簡稱“上譯廠”)那些配音藝術家的“黃金時代”。   近年來,相對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觀眾對譯製片的關註度,熱潮漸退。曾名噪一時的配音藝術家們也漸漸淡出觀眾的視線。   日前,在上海電影博物館5號攝影棚,舉辦了一場名為“蘇秀的下午茶”的活動。上譯廠曾經的“黃金一代”悉數到場,其中,有趙慎之、曹雷、劉廣寧、童自榮等。參加活動的還有翻譯家周克希、作曲家陳鋼等文化名人,以及全國各地的“上譯鐵粉”。   許多觀眾對該活動的主角——蘇秀的聲音並不陌生。她今年已88歲,其配音代表作有《尼羅河上的慘案》、《第四十一》、《孤星血淚》、《紅與黑》等經典譯製片。2005年,她曾撰寫《我的配音生涯》一書,追憶60餘年的配音生涯及譯制導演經歷,寫下對我國譯製片從起步、發展至巔峰全過程的見證和思考。“蘇秀的下午茶”活動,也對譯製片的“前世今生”進行了探討。   “我做了一輩子配音工作,我的藝術生命是上譯廠給的,我跟它血肉相連——當年,我們把一部電影剪成二三百個小段,然後反覆地看每句臺詞、每個畫面……但是忽然有一天,我發現它似乎氣息奄奄。”蘇秀在開場白時這樣說。   “活著,還是不活?”在電影《王子復仇記》中有這樣一句經典對白,似乎是近年來,對我國譯製片生存與否的一個悲愴提問。   曾經,譯製片的出現,讓觀眾熟悉了外國明星的同時,也喜歡上這些富於魅力的配音。如今,似乎原聲電影替代了譯製片的位置。在這樣的現實中,經歷過譯製片輝煌年代的蘇秀有著自己的困惑。   “今年4月,北京幾個譯製片愛好者策划了一臺晚會,內容就是邀請我們幾個配音演員,跟觀眾見見面、說說話,一塊重溫一下過去的錄音片斷。那天,國家大劇院戲劇廳竟然滿座,票房遠遠超過了預期。當時,我們所受到的歡迎,得到的掌聲和歡呼聲,簡直可以用‘空前絕後’來形容。今年‘十一’期間,我們又在上海大劇院演了一場,也很賣座。”蘇秀說。   “並且,我的書在譯製片這麼不景氣的情況下,還能夠再版。”她說:“這些讓我感到特別困惑——一方面,我們受到冷落;另一方面,又有那麼多觀眾以如此熱烈的情感,歡迎、關註、支持我們。譯製片到底應該走什麼樣的路?”   配音演員曹雷回憶起譯製片的輝煌年代時,用了“可遇而不可求的”字眼。她說:“這是因天時地利人和所致。‘天時’,是趕上一個特別的時代——‘文革’結束,改革開放,國外的電影進來了,當時包括羅馬尼亞電影、前南斯拉夫電影、朝鮮電影等。”   曹雷記起,當時,《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》一片瓦爾特的扮演者來到中國,簡直嚇了一跳。因為,“他從來沒有到過一個地方,如中國一樣,有那麼多的觀眾認得出他,並且喜歡他”。曹雷認為,這足以可見當時人們在文化上的匱乏,如飢似渴。“我國那一代年輕人,也是通過譯製片這個窗戶,第一次得以看到外面的世界”。   曹雷認為,也正是因為上海這樣一個洋氣而開放的城市,才可能出現上譯廠。她說,這是“地利”。至於“人和”,不外乎就是有非常好的配音演員、翻譯和導演,有非常好的團隊。   因此,有觀眾說:“彼時是中國配音藝術的巴洛克時代。巴洛克時代是不可複製的。”   是什麼影響了譯製片“活著”及“活著的狀態”?有人認為,是英語的逐漸普及使更多觀眾習慣於看原版電影。蘇秀卻不這樣認為。她說:“越來越多的觀眾想看我們當年配音的老片,甚至引發了一場淘碟的熱潮,反過來又促使碟商出了更多的老片。很多影碟還特別標明瞭‘上譯經典’。所以我認為,近年來譯製片走向低谷,和人們提高英語水平毫無關係。”她說,甚至過去從來沒有上演過的影片,也以影碟的形式跟大家見面了。她介紹,成都的一位觀眾把自己收藏的60多張影碟稱作“無價之寶”。   一位上譯廠曾經的主管領導在現場點明問題的癥結:“為什麼現在譯製片不興旺?首先,譯製片沒有自己的知識產權,譯製片廠沒法自己去引進影片,所以譯製片價格低、檔期短、成本高。現在,許多仍在做譯製片的電影公司,多靠主管部門撥款,不然無法維持生計。造成這個結果的重要原因是,觀眾的需求被擱在了一邊——觀眾們也不願意一邊看畫面、一邊看字幕,但做譯製片要花錢,電影公司能省就省。”他認為,現在,配音行業的門檻太低。不是觀眾不需要配音,而是配音的水平太差。   在譯製片滑坡之時,配音演員們對它仍抱以希望。   配音表演藝術家童自榮說:“我們還在做夢,還是有這樣的一種嚮往,希望譯製片能夠擺脫半死不活的狀態。”   網民、譯製片愛好者“大立睡神”有自己的看法,她說:“現在一些配音廠的流程和做法,早已沒有了當年對於藝術的‘苛刻’和追求。經典已再難創。我覺得,那個年代是空前絕後的。這不免令人感傷又無奈。”   “大立睡神”記得,在活動快接近尾聲的時候,蘇秀在別人攙扶下,沒有和觀眾打招呼,靜靜地、慢慢地離開了。就如同譯製片黃金時代的幕後配音演員一樣,光鮮留給觀眾,默默付出不悔。  (原標題:譯製片的巴洛克時代不可複製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